當前您在:玉林信息港-玉林資訊 > 社會新聞 > 文章正文

修書匠梁春霞:這不單是修補,更是對歷史和文明的守護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admin 時間:2019-08-17 14:22

修復前后對比

殘舊破損的古書、年代久遠的古籍珍本、珍貴的地方歷史文獻,如果沒有人去關注、保護,它們會隨著歲月的流逝漸漸地被人遺忘,甚至消失。古籍修復工作就是搶救這些珍貴的古籍善本,將歷史一點點地還原,將久遠的文化重現在世人眼前。日前,記者走進市圖書館古籍修復室,聽古籍修復匠人梁春霞講述她對這一職業的堅守。

古籍修復工作雖然寂寞、枯燥

但讓她內心充盈

梁春霞是市圖書館地方文獻部主任,2009年起從事古籍修復工作,師從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古籍修復技藝傳承人杜偉生老師和國家級古籍修復專家張平老師,在古籍文物修復崗位上一干就是10年。

談起為何選擇這個職業,梁春霞說,是因為興趣愛好,她自己就是一名愛書人,希望通過修復書籍保存珍貴的歷史資料。

梁春霞在修復古籍

一本本殘缺的明清古籍躺在修復桌上,猶如躺在手術臺上等待手術的“病人”。每天上午8時,梁春霞和她的同事開始投入古籍修復工作,對各種古書進行“救治”。

梁春霞說,古籍常見的損壞情況有書口開裂、破洞、蟲蛀、酸化、老化、發霉、表面污損等,有些古籍送來時就已經破損嚴重,整本書殘缺到找不到一頁完整的紙。這樣棘手的修復工作,梁春霞經常遇到,她惋惜地說,由于人們對古籍的認識不夠,缺乏相應的保護,導致很多古籍送來時已是殘缺不堪。

有一次,一位市民帶來一本破損嚴重的舊書求助于梁春霞。那是一本家傳藏書,據該市民介紹,是他爺爺那一代傳下來的,雖然歷史價值不大,但對于他們家來說意義重大。“那本書因為保管不當,造成嚴重破損,原先他們自行用料包補,隨意的修補讓書本顯得凌亂破舊。”梁春霞回憶,當時看到那位市民殷切的眼神,她不好拒絕,只好答應幫忙修復,并根據該書的具體情況提出合理的修復方案,在征得書主的同意后才開展修復。當她把修復好的書交回給書主時,對方感激不已。

“或許就是從那時起,更篤定我從事古籍修復工作的選擇,它雖然平凡、寂寞、枯燥、繁瑣,但讓我內心充盈。”梁春霞說。

“望、聞、問、切”,古籍修復工序繁雜

書寫或印刷于1912年以前具有中國古典裝幀形式的書籍稱為古籍。古籍修復是一件繁復、枯燥且極考驗耐心、細心的工作。

修書即修心。梁春霞說:“做這個必須要喜歡,要沉下心來做,工作非常枯燥,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有時遇到特別難修的古籍,一天都修不了一頁,欲速則不達,要很有耐心。”

她告訴記者,修書時長根據每本書的修復難度和工作進度決定,短則一兩個月,長則一年甚至幾年。

“古籍修復就像中醫看病一樣,也要‘望、聞、問、切’。”梁春霞介紹,拿到一本古籍,一般首先是“望”,看它的破損程度、拍一下之前的書影;“聞”,即了解書籍的基本情況(年代、紙張質地等)、儲存條件等;“問”,明白古籍是從何而來,詢問之前有無其他保管措施及相關信息等;“切”,是下診斷,根據古籍的年代、破損程度、紙張厚度進行初步評估,制定修復方案。

梁春霞一邊用鑷子小心翼翼地將一頁古籍鋪平,一邊說:“望聞問切,修補好以后,要把它壓平壓實,裝訂、噴水把它補平,上封皮等,工序大概有十幾二十道。”

“在古籍的修復過程中,必須嚴格遵循修舊如舊原則。”她對記者說,一本古籍需要一頁一頁地拆開,修復,再又一頁一頁地補上。之后把書壓平再縫上線,再做一個封皮基本上就完成了。

記者看到,在古籍修復室的工作臺上,擺滿了各種修復工具:補書板、噴水壺、真絲線、鑷子、針錐、挑針、排筆、木槌、尺板、木銼、剪刀、美工刀、毛筆等。“這些工具是專業修復古籍用的,大多是國家古籍保護中心統一配發,在市場上一般買不到。”梁春霞介紹,這是古籍的珍貴性決定的,在修復的過程中如果操作不當會給古籍帶來不可逆轉的二次傷害,所以一定要使用專業工具。

此外,在古籍修復室里,記者還看到了電磁爐、鍋、蒸架等。梁春霞含笑調侃:“古籍修復,是十八般武藝齊上陣。”原來,古籍修復遇到破損的紙張要用新紙粘補,新紙的顏色、紋理必須跟老紙相同,需要做舊,給新紙染色的時候要用溫水泡,一些顏料要化開還要用鍋煮;而一些古籍因為各種原因粘連,這時候就得“上鍋蒸一蒸”。

古籍的價值無可替代

希望更多人了解古籍、保護古籍

剛剛從事古籍修復工作時,梁春霞最怕的就是被書蟲咬。

【來源:網絡整理】

上一篇:事發大北路砂粒村路口,兩車碰撞,摩托駕駛員不幸身亡

下一篇:興業縣委黨校副校長楊堅路遇見義勇為模范又救一人

s弯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