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您在:玉林信息港-玉林資訊 > 社會新聞 > 文章正文

玉林羽毛畫 苦尋傳承路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admin 時間:2019-04-29 14:05

▲半立體羽毛畫栩栩如生。

用禽鳥的羽毛作為主要原料,由畫師純手工在紙上作畫,經過30多道工序后“畫出”奔騰的駿馬、游走的小蝦以及秀麗的風景等,栩栩如生…… 這就是玉林羽毛畫。

玉林羽毛畫是我國羽毛畫三大流派之一,聞名全國,也是嶺南派羽毛畫的唯一代表,入選玉林市第一批、自治區第六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玉林羽毛畫發展的鼎盛時期,產品漂洋過海遠銷亞歐美洲國家。如今,玉林羽毛畫雖輝煌不再,卻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延續傳承著。

日前,記者走進了我市唯一一家生產制作羽毛畫的企業——玉林工藝美術廠,深入了解了玉林羽毛畫的歷史、現狀以及傳承保護的情況。

以前制作羽毛畫是流水線作業,如今一個人完成

玉林工藝美術廠位于玉州區五中附近。在美術廠生產車間里,多名工人正在專心地制作羽毛畫,車間約40多平方米,四周墻上掛滿了制作好的羽毛畫,畫中飛禽走獸神態逼真,精美無比,車間中央是工作臺,在靠墻一側,分門別類地堆放著禽鳥羽毛以及制作畫框的木料。

在該廠工作了30多年的李普新,現為玉林羽毛畫第五代傳承人。李普新向記者介紹:“玉林羽毛畫主要分為平貼和半立體兩種。”

據了解,一般手工制作一幅羽毛畫主要經過畫稿設計、選擇處理羽毛、剪貼、修整、裝裱等過程,作畫用的羽毛主要來自雞鴨等家禽以及人工飼養的珍貴飛禽,如孔雀等。平貼畫所用羽毛大都是原色,只有半立體畫才用極小部分羽毛染色。“以前,制作羽毛畫是流水線作業,每個工人負責一個生產環節。”李普新補充說,現在是一個人完成所有剪貼的環節。

記者拿起一幅題為“飛鳥出林”的平貼羽毛畫,乍一看,跟一般的筆墨山水畫無異,只見長勢茁壯的竹林中,一群飛鳥呼嘯而出,直奔天空,甚有氣勢,飛鳥動作刻畫到位傳神,精美絕倫。靠近仔細看,才能看清其中的“筆墨”原來是禽鳥的羽毛。

輝煌不再,靠租金及有關部門贊助維持

“現在我們廠總共有10多個人,其中生產工人6人,幾乎不對外接生產訂單。”玉林工藝美術廠廠長雷春源表示,其實就是以生產的方式讓制作羽毛畫這種技藝傳承下來,這真實反映了玉林羽毛畫現在面臨的窘境。

雷春源從參加工作到現在,幾乎就沒離開過玉林市工藝美術廠,對美術廠和羽毛畫有著深厚的感情。雷春源介紹,玉林工藝美術廠成立于1956年,擁有悠久的羽毛畫生產史,從1965年實現第一次出口羽毛畫開始,到上世紀七十年代發展鼎盛時期,該廠生產的羽毛畫遠銷日本、新加坡、加拿大、法國、美國等60多個國家和地區,為國家創造了大量的外匯。

“但是進入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玉林羽毛畫發展陷入困境。”雷春源回憶說,首先國家相關法律禁止購買野生珍貴禽鳥的羽毛,原料供應嚴重不足,現在所有羽毛均為人工飼養所得,產量有限;其次是成本問題,一般制作一幅中等大小的羽毛畫需要2個月左右,耗費大量的人工,所以,每幅畫成本至少四五千元,多則數萬,社會需求量急劇減少。此外,受到其他畫種的沖擊,玉林工藝美術廠一度停產,工人解散四處謀生,羽毛畫制作技術瀕臨失傳。

2001年,雷春源被選為玉林市工藝美術廠廠長。為了拯救玉林羽毛畫,雷春源決定重啟生產,于是四處尋找動員熟練的工人回廠上班。周怡、蔣宗流、李普新等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回到廠里上班的。周怡、蔣宗流兩位大師堅持了十幾年,屢創佳績,功不可沒。2015年,李普新因在羽毛畫制作上“做工精巧、構思獨特、敢于創新”獲得了“玉林市工藝美術大師”的稱號,現在是廠里的技術頂梁柱。

由于幾乎不對外接單,工人工資以及工廠日常運轉全靠廠里出租閑置廠房收取租金勉強維持,以及一些部門的贊助,這種方式從復產開始一直延續到現在。“現在有訂單也不敢隨便接,因為怕找不到制作原料,有時候一大箱羽毛也找不到幾根合用的。”雷春源道出了玉林羽毛畫生產的真實情況。

后繼人才匱乏,希望更多的力量加入傳承保護

羽毛畫傳承面臨的問題不僅是資金,還有個重要因素--人才。“因為市場蕭條,現在很少有年輕人對羽毛畫感興趣。”李普新說,學習羽毛畫制作,興趣愛好很重要,并且需要一定的定力和藝術修養。現在,廠里的人員大都是中年以上的人員,很難看到年輕一代的身影。

標簽 玉林 羽毛畫
【來源:網絡整理】

上一篇:鬧市中有一條“石碴土路” 周邊居民盼修整

下一篇:小車在非停車位停車被巨型廣告牌砸到,誰該負責?

s弯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