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您在:玉林信息港-玉林資訊 > 旅游新聞 > 文章正文

【環球行·看世界】站在智利的海岬上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admin 時間:2019-08-25 15:21

瓦爾帕萊索山海相連,穿梭其中,猶如步入了一個未知的迷宮,隨時期待著下一刻的際遇。

船上領航人、華人藝術家張艷的二胡專場演出讓人如癡似醉。

巴塔哥尼亞峽灣巨大的冰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瓦爾帕萊索是建立在42個連綴在一起山頭的港口城市

真正的朋友,能從世界的另一頭觸及你的心靈。 ——拉丁美洲民間諺語

麥哲倫:500年前的回眸

乘郵輪環球航行,停靠港口基本上都是一天時間;如果特別想去停靠港這個國家或者別的著名景點,而這個景點離停靠港路程較遠,也可以選擇先臨時離開母船,在郵輪下一個必經之地的停靠港再次登船。船方提供了4條包括前往南極洲、秘魯馬丘比丘遺址等“自由行”的線路供我們選擇,費用自然不菲,卻可以看到令人終身難忘的美景。

來自北京的張莉莉這一次選擇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下船,然后開啟佩里托莫雷諾冰川及巴塔哥尼亞的6日之旅,最后在烏斯懷亞會合。再次相聚時,張莉莉說,地球上有很多特別的絕景,但最心儀的地方是阿根廷南部艾爾阿拉法特的兩處美景:其一是在艾爾阿拉法特平靜無瀾的湖面上看到大量海鳥,成百上千只或在湖面上飛行,或停落水中,非常壯觀,美得自然、大氣、靈動;其二是在佩里托莫雷諾國家冰川公園觀看“冰崩”奇觀,伴隨著一聲聲此起彼伏震耳欲聾的爆裂聲,有一種穿越到冰川時代的震撼。

我沒有選擇“自由行”的路線,一直跟著“和平號”沿著南美洲大西洋海岸一路南下,在“世界的盡頭”烏斯懷亞漫步后,接著穿過了波濤洶涌的麥哲倫海峽、廣闊的巴塔哥尼亞峽灣,然后又沿著智利狹長的太平洋東海岸往北走。吃過了烏斯懷亞的帝王蟹,經過了聞名遐邇的火地島,看到了形態各異的巴塔哥尼亞冰河,已經感到非常滿足。

讓我更為振奮的是,我們眼下走的路線,跟500年前麥哲倫首次開啟人類“環球之旅”的其中一段是相同的。1519年9月20日,麥哲倫船隊在西班牙桑盧卡爾港出發,經過77天“橫渡大西洋”到達南美洲的里約,又經過約一年時間的艱辛航行,終于在南緯52度附近的地方,發現了一個海灣和一條可以通往“大南海”的峽道,后人便將這條海峽稱為麥哲倫海峽。船隊正是在穿越險象環生的麥哲倫海峽時,發現了火地島。經過20多天的艱苦航行,麥哲倫船隊終于到達海峽的另一頭,進入了風平浪靜、浩瀚無際的“大南海”,麥哲倫給這片大洋起了個吉祥的名字——太平洋。1521年3月,船隊到達現在的菲律賓群島,在與當地土著人的一場沖突中,麥哲倫不幸殞命。1522年5月,麥哲倫船隊繞道非洲好望角,同年9月初,船隊最終回到西班牙,圓了麥哲倫的遺愿,完成了“環球一周”航行。

麥哲倫首次橫渡太平洋,在地理學和航海史上產生了一場革命。這次航行證明了地球表面大部分地區不是陸地,而是海洋,世界各地的海洋不是相互隔離的,而是一個統一的完整水域,從此,世界進入“大航海”時代。

兩個激情詩人的熱情擁抱

姬國樞今年80歲了,他退休前在中國科學院工作,視野開闊,見多識廣,為人熱情,他也是第一次參加“環球行”,我們都喜歡聽他說話。姬老很愛學習,船上很多講座活動他都去參加,“橫渡大西洋”那9天孤獨的海上航行,他開始學西班牙語,除了參加西班牙語的講座,還向會講西班牙語的服務員學習語言。他說:“下一站就要到南美洲大陸了,南美洲的國家除巴西外,多數是講西班牙語的,學會一些簡單的對話對于了解那個地方的風土人情很有好處。”

姬老的“老驥伏櫪”精神對我鼓舞很大。我每天都希望見到他,大家一起談天說地,那真是在海上漂泊的漫長時間里的一大享受。從大家的談話中,我得知下一站將要到達的智利是世界上地形最狹長的國家,像一支又瘦又長的毛筆,從北到南長達4352公里,而東西之間的寬度平均只有180公里。智利的海岸線長約1萬公里,北部多山,還有一個地球上最干燥的阿塔卡馬沙漠。中部氣候類似地中海氣候,土地肥沃,人口眾多,首都圣地亞哥、重要港口瓦爾帕萊索等城市都在這一帶,這里的葡萄和葡萄酒很有名。智利南方則是廣闊的巴塔哥尼亞地區,島嶼眾多,氣候寒冷,與阿根廷各占一半火地島,島上的合恩角是南美洲最南的海角。

【來源:網絡整理】

上一篇:【《美麗玉林行》之荔枝文化說系列報道6】 容縣容西鎮的荔枝樹:滿山紅荔和飄逸蘭花交相輝映

下一篇:【“環球行·看世界”系列報道之十】阿根廷:讓我們從頭開始

s弯技巧